Dim白

咸鱼沙雕图画手老dim
微博同名Dim白

[人生一切都不过是自我满足][永研]

一大口玻璃渣注意
大多为作者自我理解[垃圾文笔见谅]
ooc属于咸鱼的自己,愿英幸福
+
+
+
+
+
  外人无论从何角度看永近英良对金木研都实在是太好了。这比得上世界上任何无关利益的善意。
 
  没人要求永近英良那么做。金木研从未向永近求助过,甚至为了不牵连永近远离。但永近还是追了上去,不断向金木研靠近,即便他面前是个巨大的黑洞。

  永近时常隔着他的面罩摩挲那些盘杂的伤疤。从指腹传来的触感能想象出那是如何的惨状。那些撕裂性的伤口自然是他那可怜的挚友给他带来的。扯坏的声带让他无法再自己发声,只能通过那可笑的机械。

  金木研曾将他的笑比作阳光,但他现如今的模样若不带上面罩怕是只留下慎人了吧。

  他大概是疯了,只追着那人,不惜一切代价。他的所作所为从一开始便不求回报。因为这本就是他一意孤行,他能向谁要得回报?

  他和金木研大概是孽缘吧。他曾是金木研的精神支柱。金木研也是他的支柱吧。
 
  但金木研不属于他,永远不会。金木研的世界里活着太多的人,他肩负的东西很重。即便永近曾是金木研最重要的人,但他终是比不过那些人加在一起的重量。永近不一样,他从追着金木研的那一刻起便已剥离了一切,他才是真正的孤独者。

  他的行为看上去那样的伟大,大概会有人将这些比作真爱吧。但这世间有如此令人窒息的爱吗?

  其实现实哪有那么伟大。

  单方的爱?甚至对方都无法察觉的爱?可笑。
不过是永近英良那可悲的自我满足罢了。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可笑,但即便这样又如何?既然从一开始便不为回报,一开始便是想实现自我满足,那便没什么好抱怨的,也没什么好放弃的。

  永近英良希望金木研幸福,为了这个愿望,为了实现永近英良的愿望,即便容貌尽毁,即便万劫不复,即便搭上自己的性命,那也没什么值不值得的。

  毕竟永近英良不是一个伟大的人,他是个自私的白痴。

  他人生的一切不过是自我满足罢了。

[下面是我的碎碎念可以跳过]




[算是前段时间看到又有太太退圈的感慨吧,的确作者对于英的各种设定感觉来说真的会有种不公平的感觉,毕竟真的喜欢一个角色时当看到他如此的付出却毫无回报时,会感到不满。

但我会去揣测英,他对金木的到底是不是爱。也许是,也许是我把英看得太平凡,也许他真的很伟大。

但在我设定中的英并没有那么伟大,也许他真的是个疯子,他对金木是一种近乎病态的感情。

但无论是超脱的爱还是英的自我满足,他所期待的结局都是与金木相关的,我更觉得他只是想让金木幸福,无论金木属不属于他。

我把英对金木的感情当做自我满足不是为了降低英,而是觉得比起无限付出而毫无回复的爱,去实现自我满足看起来没那么可悲罢了。

但对于这一对我想我是无法再写出甜甜的文章了,但我仍希望他们最后都能快乐,无论在不在一起。

因为金木幸福英便会幸福的]

评论(10)

热度(25)